距離上一次到平溪支線上的十分瀑布已經10幾年了, 這次跟朋友相約放天燈, 途中經過十分, 巨石和碧綠河水的自然景觀依舊, 只是旅遊的定點換成了平溪線的終點站 -「菁桐」和「平溪」。

 

 

出遊的這天, 火車上多半是講廣東話的香港年青人, 手拿著書到這裡自助旅行。或許是因為自己住在台北卻不常來平溪, 看到外來觀光客願意旅行到台灣, 發掘具有本土特色的早期人文歷史景點, 心裡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在城市裡, 凡事講求「速度」, 外出搭捷運, 到外縣市坐高鐵, 出國坐飛機。坐上平溪支線慢速的小火車, 卻幫大家把身上的發條都扭鬆了。

 

 

 

 

 

 

 

 

 

平溪支線, 給人一種濃濃的懷舊感, 火車上的座位是長排的, 車廂內走道有著圓形的拱門, 工作人員是位身材矮小微胖的阿伯, 這位老字號的台鐵員工, 拖著有點鬆的皮鞋, 驗票時在搖搖晃晃的車廂裡來回穿梭的模樣十分逗趣。

 

平溪支線菁桐站鐵道

 

 

 

 

 

 

火車抵達到菁桐, 下車的那一刻興奮的拿著相機捕捉歷史鐵道邊的景觀和建築。

 

 

 

 

 

菁桐車站是全台灣僅存的四個木造火車站之一, 和太子賓館及火車站對面的洗煤場並列為文建會舉辦的台灣世紀百景知名老建築。平溪支線早期是為採煤礦而建, 菁桐是支線中最大的礦場, 全盛時期車站的工作人員有12, 而我們去的當天, 車站窗口卻是關閉空無一人的。

 

 

菁桐主要的景點其實就在火車站周邊。鐵道另一邊山壁上的洗煤場, 我們沒上去, 只在遠遠拍了這張照片。

 

 

 

 

 

車站前方有座小小的文物館, 但吸引最多人的, 竟然是車站旁的紀念品店。

 

 

所有到菁桐的觀光客, 都會被這紀念品店的精心設計的外觀所吸引, 在拍完照後則會忍不住進去逛, 甚至開始瞎拼。

 

 

這個紀念品店販售著很多有特色的商品, 包括把已經絕版的麥粉品牌印在撲克版上, 而菁桐最有名的就是木片名信片。

 

 

 

 

 

這種名信片把台灣知名景點都印在木片上, 然後只要跟店家買郵票, 投入門口的郵筒, 就能把木片明信片寄給想寄的人。

 

 

 

 

 

 

鐵道旁還有一個小木屋, 上頭掛了滿滿的許願筒, 竹製的筒子上寫滿了旅人的心, 但這似乎只是吸引觀光客的一種手法, 並沒有特別的人文典故。

 

 

一直以為平溪是支線上最大的站, 理應有更多東西可看, 所以匆匆結束了菁桐之旅, 趕往平溪, 結果只在這放了天燈。

 

 

我們走了一段路, 選了一家店, 買了天燈。這裡的天燈單色的一個100, 四色的一個150, 有人會不解的問, 買單色的就好了幹麼買四色的? 聰明的商家, 把每種不同顏色的天燈都賦予了不同的意義, 所以顏色愈多, 代表你能許的願也許多。

 

 

 

 

 

 

老實說, 要把天燈四個面的紙都寫上滿滿的心願, 不夠貪心的人寫到一半還會「詞窮」。當寫滿願望的天燈緩緩飛上天際, 在空曠的平溪山谷裡愈飄愈遠的那一刻, 似乎也把煩惱一起帶走了

 

 

 

 

 

 

 

在此提供天燈小常識一則。其實天燈燒到最後, 只是把綁在底下的金紙燒光而已, 四個面的紙並不會被燒掉。老闆說, 為了環保的緣故, 天燈的紙是採用會自然腐爛的材質, 所以即便燒光金紙的天燈最後飄到山林間, 最後是會在雨水和自然環境中自然分解。但我心裡的下一個問題是, 平溪的山上應該到處都是寫滿心願的天燈殘骸吧?

 

 

 

平溪最為人熟知的, 莫過於那條舖著石板路的老街, 因為張君雅小妹妹的泡麵廣告就是在這拍攝的。

 

 

 

 

 

 

很可惜的是, 平溪老街除了石板路, 平日就像個沒落的小鎮。這裡的商店明顯看得出來缺少規劃, 也許是因為人口外移的關係, 開店的都是上了年紀老人, 店舖也只有極少數是針對觀光客在經營的, 所以走在街上, 甚至可以看到「米店」、「水果店」和「雜貨店」。除了少數賣紀念品的店分散在不同角落, 整個老街冷清得像是個沒落的小鎮。

 

 

 

菁桐也有類似的狀況。除了火車站旁的紀念品店, 出站後的街道沒有規劃, 賣的都是沒有特色的小吃, 有個臭豆腐攤還把兩個大臉盆的泡菜就大刺刺的放在攤子前, 別說是觀光客, 就連我們看了都有點倒胃口

 

 

 

曾經到國外具有人文歷史小鎮旅行的人也許會同意, 平溪和菁桐的觀光規劃實在不及格。這兩個地方的主要景點只要1小時就看完了, 當地沒有具有特色的餐飲和商店, 也缺少指標和旅遊資訊的提供。

 

 

 

其實搭平溪線火車還有個插曲. 平溪因為是支線, 所以搭平溪線要到瑞芳或八堵換車。相較於瑞芳, 八堵站是較多火車班次停靠的站, 但很奇怪的是, 從台北到平溪, 票只能先買到八堵, 到了八堵要先出站買平溪支線的票再入站。這就好像搭捷運從淡水到市政府, 但票只能買到台北車站, 到了台北車站要出站後再買另一段票到市政府, 是不是很好笑呢?

 

 

 

此外, 平溪線有所謂的一日票, 就是以一種票價當天可以在支線中的任何一站隨時上下車。不過, 當我們要在八堵站買一日票時, 台鐵工作人員卻說, 一日票的起站必須是「瑞芳站」, 這種不知變通的反應實在讓人無言以對。

 

 

 

也許像太子賓館這種私人經營的方式, 反而可以讓古蹟能夠保存且完整規劃。不過, 台灣的觀光業要發展成熟, 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旅行結束後, 在網路上瀏覽太子賓館時發現, 這個日據時代的古蹟提供的竟然是「義大利麵」等西式餐點, 讓人有些傻眼。一個保存良好的古蹟, 如果能把餐飲融入建築本身的人文歷史, 是不是更有賣點和觀光價值呢?

 

 

觀光是政府拼經濟的重點之一, 不過, 一個平溪天燈節年度活動包裝, 並不能帶動當地觀光發展。

 

 

 

平溪也許保留了它的懷舊風貌, 但觀光客來想看到的, 除了放手讓天燈飛上天, 應該還有更多關於這條支線的歷史人文, 還有周邊軟硬體設施的規劃和服務。 一個小時只開一班火車的平溪支線, 也許是基於成本考量, 但班次這麼少, 當地觀光又缺乏規劃, 真讓人懷疑那些拿著旅遊書的香港人下次還有多少人願意再來…?

 

 

 

平溪線的美麗有點曇花一現, 只出現在菁桐火車站附近和平溪放天燈的那一刻, 而它的哀愁, 則是和成熟的觀光發展似乎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文章標籤

    新北市 平溪線 天燈

    全站熱搜

    angel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